主页 > X管生活 >「喜欢阅读,因为我很好奇」──《13‧67》香港作者陈浩基谈 >

「喜欢阅读,因为我很好奇」──《13‧67》香港作者陈浩基谈

所属栏目:X管生活 发布时间:2020-06-11

「喜欢阅读,因为我很好奇」──《13‧67》香港作者陈浩基谈

我喜欢阅读,但我读得很慢。我十分羡慕一些台湾朋友,他们看书的速度相当惊人,一晚可以完读两本两百多三百页的小说──他们不是用某些「水过鸭背」的方式阅读,而是真真正正仔细看过每一句句子、充分理解内容和细节的。相比之下,我要一整天坐下来什幺都不干才能看完一本两百来页的小说,实在有够慢。

而在香港,能够「一整天坐下来什幺都不干」去读一本小说,在不少人心中大概是比到半岛吃 High Tea 更奢侈的事情吧。

如果问我为什幺喜欢阅读,我会说,因为我很好奇。我成长在个人电脑刚兴起、没有互联网的时代,要获取知识(不管是正统的天文地理经史子集还是歪七扭八的奇谈怪论),最简单的途径还是靠阅读。记得小时候经常收到「读者文摘」的宣传邮件,介绍那些好厚又好贵但很精美的书籍,虽然当时家里环境不算宽裕,家母仍捨得给我买上几本。出奇地,我很少到图书馆,因为我小时候会翻来覆去把同一本书读过十数遍才满足。当然,今天我已很难得重读一部作品,尤其是「书无涯而生有涯」,家中书架还堆放了数十册未读的书,天晓得何年何月才能读完。

其实我觉得能重複阅读同一本书是一件很美好的事,因为在人生不同年纪、不同阶段读同一本书,会有不同的启发。书没变,人却变了,我们能够从中发现自己看待事物的角度的改变。可是这是很奢侈的事情──对我们香港人来说,时间比金钱更贵。也大概因为这原因,香港人渐渐不喜欢看书,宁可把时间放在工作、赚外快、饮饮食食、逛街 Shopping,以及即时通讯软件和社交网站上。讽刺的是,其实我们每天阅读的文字量相当大,我们每天在 facebook 或 whatsapp 看人家转载的文章,一个星期加起来,字数很可能跟一本二百页的小说差不多。

因为我喜欢阅读,所以我尝试写作,而因为这个尝试,令我误打误撞从 I.T. 人变成作家。我的阅读量不大──比起我的台湾朋友们──但我敢说,我阅读的类型很广泛。我主力写推理小说,自然读过不少推理作品,但约略一算,推理小说大概只佔我书架约三分之一,其他书籍较多。我随便把书架其中一格的一些书名列出来:《费曼物理学讲义》、《苹果橘子经济学》、《山海经》、《恶魔事典》、《改革历程》、《维梅尔的帽子》、《漫画研究》、《50 大电影音乐发烧书》……就是混七杂八什幺题材的也有。

我一直认为,要写出有趣的小说,必须有广泛的嗜好和强烈的好奇心。有人以为只要读过很多推理小说便能成为推理小说家,但其实那只是第一步。阅读推理名作可以让我们了解创作的技巧,从中偷师,但我们很难从中获得充实自己作品的内容。打过比方,假如有人读过《福尔摩斯探案》便想创作维多利亚时代英国背景的侦探故事,那不过是没有灵魂的仿作,他的故事只会是《福尔摩斯探案》的内容的子集,没有新的元素。相反,假如他想写出媲美《福尔摩斯探案》的杰作,他便要去了解那个时代背景的种种细节,做充分的资料搜集来为自己的故事打好基础。而资料搜集的其中一个途径便是阅读其他非小说的着作。有时我想,我会成为作家,很可能是因为我同时喜爱阅读小说与非小说,我既欣赏小说作家的巧思,亦热爱非小说作家将知识深入浅出地向读者说明,扩阔我的视野。

全职写作并不容易,尤其在香港这个物价飞腾、人人也被迫当楼奴的高压力城市,专职写作,大概只比行乞强一点(嗯……搞不好行乞所赚的还较多),版税能应付日常开支已算成功了。即使撇开经济不谈,香港的环境亦不利作家生存。香港是一个「倒模」城市,从教育至工作、生活至思考,我们都倾向「循规蹈矩」,按照前人制订的模式过活,假如有人想脱离这种模式,往往会换来旁人的质疑、嘲讽或蔑视。父母听到孩子说将来要当作家,十居其九会阻止。的确,能「成功」的作家只有很少数,投身这职业可说是一场豪赌,但跟赌博不同的是,一个人能否成为作家有迹可寻。

能写出好作品,不一定能成为作家。在欧美这或许可行,但在香港和台湾,全职作家还需要沟通技巧和工作计画。需要沟通技巧,是因为作家要跟编辑合作,目前港台甚至中国大陆,出版社仍紧握阅读市场的话语权,不同于欧美作者可以直接以电子书上架;至于工作计画,在于考虑市场销量以及自我的定位,比如写多少作品、写什幺类型作品、投稿哪家出版社、参加哪些比赛争取头衔、要不要写专栏增加知名度……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