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S哇生活 >或许是感觉到自己从重要的家庭成员变得可有可无,狗狗离家出走了 >

或许是感觉到自己从重要的家庭成员变得可有可无,狗狗离家出走了

所属栏目:S哇生活 发布时间:2020-07-10

臭臭是一条很普通的狗,是京巴和蝴蝶犬的混血。虽然是个“串儿”,但很漂亮,身子是金褐色,四个爪子却是纯白。如果此时它还活着的话应该有16岁了。听妻子说,臭臭原来是她邻居家的。可妻子那时也还小,怕家里不让养,没想到抱回家后岳父喜欢得不得了,又抱又亲。不仅如此,就连幼犬随处便溺这一“恶习”也欣然接受了。妻子大大地鬆了口气。

或许是感觉到自己从重要的家庭成员变得可有可无,狗狗离家出走了

摄影| 张雷

臭臭的童年和青年时代过得颇为舒坦,全家人宠爱有加。妻子说,臭臭小时候不愿意在家待着,过一会儿就站到门口哼哼唧唧,岳父岳母只好继续下去遛,有时一天要遛七八次。

等我们第一个孩子慕慕出生,臭臭的地位有所下降,我们已经不能像以前那幺留意它了。不过,臭臭还是有一定的关注度,它因为上下楼造成了腰椎受损,只要妻子和我遛,就会抱着它上下楼。

很快,臭臭的地位又下降了一截。在老大慕慕两岁半的时候,老二昕昕出生了,岳父家里变得更加乱糟糟。但这时,我们更离不开岳父家了。短短三年内,我父亲先是得了脑血栓,左边身子不能动弹,后来又检查出喉癌,术后的护理极为重要,只能靠母亲一个人照顾。那段时间,每个人都活得焦头烂额。除了餵狗遛狗这些硬性任务外,我们已经和臭臭没有什幺感情上的交流,它也不再期望我们会去给它挠痒痒,遇到孩子的爬行垫也尽量躲着走。渐渐地,臭臭从家庭重要成员变得可有可无。

由于年事已高,臭臭的腰椎还是出了问题,走路经常一瘸一拐,偶尔还尖叫一声。我们开车带它去宠物医院,路上,可能是预感到什幺,臭臭开始大滴大滴地掉眼泪,把鬍子都弄湿了,妻子像哄孩子一样不停地安慰它。到医院检查,臭臭的腰椎问题不大,但医生却意外地发现它得了乳腺癌,需要手术,钱倒是不多,4000元,但需要输好几天液。岳父的意思是不治了,就这样吧。妻子不同意,坚决要求手术,之后每天请假带着它去医院,臭臭居然很快就恢复了元气。

或许是感觉到自己从重要的家庭成员变得可有可无,狗狗离家出走了

虽然又闯过一关,但臭臭一些固有的毛病却因为人的无力照顾而逐渐放大,比如一到热天就要脱毛,岳父爱乾净,也怕孩子到处乱爬,每天都要擦地,清理狗毛就需要不少时间,要是赶上臭臭来例假,那就更麻烦了。臭臭的排洩也出现问题,如果遛得不及时,还会在房间里大小便。此外,它身上的味道也越来越重,即便每週洗一次,味道还是很浓。就连老二也开始捂着鼻子抱怨臭臭,指着它,断断续续地说:“臭臭,臭⋯⋯”岳父曾经几次半开玩笑地说要扔掉它,妻子总是说你先把我扔了吧!

有一天,我正在上班,妻子打来电话,说臭臭丢了,早上岳父遛狗,突然想上厕所,就赶紧回来了,但他没有把狗带上来。等再下楼,臭臭已经找不到了。妻子和岳母在小区里找了几圈,一无所获。正垂头丧气时,发现臭臭就趴在楼下静静地等着,眼里含着泪水,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。

大约过了一周时间,臭臭再次丢失,起因是老二昕昕晚上折腾,岳父睡不着,又去遛臭臭。据岳父说是臭臭自己消失在夜幕里了。第二天早上得知消息的我们到处去找,可臭臭再也没有出现。

或许是感觉到自己从重要的家庭成员变得可有可无,狗狗离家出走了

我很奇怪妻子的表现,我原以为她会大吵大闹一番,但是她没有,甚至提也不提。妻子已经认定臭臭不会再回来了,她甚至没有发朋友圈发动大家去找。

在家里,我们很少提及臭臭,只有两个孩子会时不时地嚷嚷要找狗。就这样,臭臭在大家有意无意的忽略中,渐行渐远了。直到有一天,在路边,我看见一只狗,从后面看像极了臭臭。当时,我眼里就有了泪花,等跑到前面一看,是一张完全不同的脸。我宁愿相信臭臭是自己意识到这个家不再需要它而出走的,其他任何解释,只会让我愧疚不已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